facebookPC
logo
facebook youtube instagram

你敢玩嗎?問完這36個戀愛題目就會愛上對方?!

三采文化 2016/02/11 08:00
你敢玩嗎?問完這36個戀愛題目就會愛上對方?!

作者:貝莉

 

☆被打了一巴掌直接穿越成蠢女人就算了,竟還要嫁給雙腿皆廢的前戰神王爺?!

 

在我心中最懂愛的女人路小米曾說,旅行很有趣,好不好玩端看組合,有些別人覺得很爛的組合,卻會有意外的驚喜。而被大家嫌棄不是好旅伴的錫人,配上控制狂兼孤僻、緊張大師的我,竟也成了好搭檔。錫人跟隨著我原先的行程訂票,我們一起出發,他因為工作的關係待十天就必須提早回來,我比他多待六天要去其他城市旅行。於是轉機就隨著我原先預定的,停留上海一晚。

 

不知為何,向來不喜歡上海。我喜歡陰霾北京的胡同跟人味,即便塞車塞到噁心,但在亮馬河畔小酒吧跟當地朋友嘻鬧亂扯是我頗喜歡的小時光。上海,總讓我有些華美的疏離,但我有幾位好友在上海。那些都是我從前在華碩工業設計部的同事們;照顧我、始終相信我有才華,卻不知道怎麼搞定我的主管許大;跟其他留學自義大利、紐約,都得過設計獎肯定的有趣同事。那晚,我們約在早期的法租界相見。

 

早聽說東方航空飛機很容易Delay,可旅行運超好的我,不以為意,但搭機那天果真見識到了。光是轉機跟等行李就讓已經成家生子的舊同事們等了半天,到見面時都已經晚上十點半多了,抵達時他們也早已睡眼惺忪。法租界的街道有點冷,那天氣溫只有十度,我們在小酒館開了幾瓶紅酒敘舊聊天。大家講著我十幾年前上班愛遲到,想幹嘛就幹嘛,如今看我背著包包四處走,也變成個大人了。我們好像回到過去,錫人跟著我進入時光隧道,許大嚷著我一定要再來上海玩喔!她要好好帶我四處晃晃,想省旅費住她家也沒關係,我說好啊好啊!因為一大早要起來,她也睏了,於是我跟錫人就回飯店了。

 

跟人一同旅行最有趣的就是訂房。只要安排活動,必定力求賓主盡歡的我,因為抓不準對方想要什麼房間,於是挑了個中上等、房價三千多台幣靠近浦東機場的飯店。我們開了在免稅商店買好要帶去尼泊爾的酒,錫人問說:「妳不是說要玩那什麼『三十六個題目』?」我愣了愣說:好啊!想起出遠門前在我們常混的小酒館跟導演朋友阿樂說起這則報導,直喊著:「我跟錫人就算玩了三百六十題也不會相愛啦!」當時大夥還大笑說真的,並說我只要能跟錫人一起進行完這趟旅程,往後我跟誰都能旅行。

 

《紐約時報》新聞〈讓陌生人迅速相愛的三十六個問題〉文中寫著──曼迪・萊恩・卡特隆(Mandy Len Catron) 為「現代愛情」專欄寫了一篇文章〈如何快速與陌生人相愛〉,她在文中提到心理學家阿瑟・亞倫(Arthur Aron)等人的研究成果:兩個陌生人之間的親密關係,或許可以透過彼此詢問一些特別的個人化問題而快速升溫。這三十六個問題分為三組,一組比一組來得尋根究柢。(注)

 

撰寫〈如何快速與陌生人相愛〉的筆者拿了這三十六個題目,去跟一位大學時認識卻不熟的人實驗,在兩個半小時之內完成;完成後,兩人互相凝視了四分鐘後相愛了,如今十分幸福地在一起。這則超神奇的報導引發了熱潮,在我出發前人妻朋友拿了這篇報導給我看,引起了我的興趣,我跟許多人討論,甚至跟導演朋友研究要不要寫成劇本。

 

「但靈不靈啊?」導演朋友問我,我一頭霧水,這,我怎麼會知道啊?人妻朋友倒是十分推崇,當時婚姻生活遇到瓶頸的她,曾拿了其中幾個問題問了自己,也問了她先生,夫妻度過了感情危機,更為昇華。而我呢?我不知道要找誰實驗啊!跟同志好友查理講了這東西,他冷冷地說:「我才不相信隨機實驗這種事,看看這第一題:『如果可以在世界上所有人中任意選擇,你想邀請誰共進晚餐?』若是個豬頭問妳,妳肯定冷冷地說:『除了你。』然後轉身離開。」查理的話讓我笑壞了,是啊!這問題還真不是陌生人可以問,而且如果我真愛上哪個陌生人,他卻沒愛上我,不是很糗嗎?而且如果不能誠實實驗不是不靈嗎?

 

於是我想到了錫人,認真地把問題印下來,跟他說這十天晚上找一天沒事來實驗,誰知道這位大哥第一天就玩心大起。本來我們說,好啊!隨便玩幾題,誰知道從第一題開始,他被我猜中會跟賈伯斯吃飯,我很膚淺地說要跟金城武共度之後,這問題居然一路玩到凌晨四點。

 

我們瞭解了彼此從小到大的故事(是說本來就知道一堆了),我很意外他怎麼看待我,他也瞭解了我一些奇怪的想法,長達四分鐘的自我介紹,甚至還講不完!但在最後的四分鐘凝視,我們對看到一半就笑出來,然後開始跟著音樂大跳舞。

我們有相愛嗎?沒有。我們有沒有瞭解彼此?倒是有。回來後我跟導演朋友說,我覺得這不是三十六個相愛的問題,是三十六個循序漸進讓彼此更誠實瞭解的問題。

 

但你問我開始實驗時有沒有思考過會發生什麼?我想沒有好感度是不會開始這個實驗的。沒有一點點好奇跟期待(至少對我是),這事情是不會發生的。第一夜就這樣平靜無波地過去了,喝到天光時少根筋的錫人暈過去了,緊張大師如我卻再也睡不著了,等著五點半一到,把他挖醒上巴士趕到浦東機場。

 

才六點多機場就人滿為患,首次見識到強國人插隊的能力,次序大亂讓我差點上不了機。中間有人看不下去對插隊的人大喊:「你們不要丟同胞的臉,可以好好排隊嗎?」喊到地勤都來處理。管那區的地勤一臉呆滯無辜,神似周星馳電影裡的小人物醬爆,他無助地說:「就我一個人怎麼管啊!」吼了幾句,喝止了其他人插隊,但前面的人還是滿到讓兩個小時前就來的我明白,心中盤算的簡單早餐早已與我無緣。我終究還是使了脾氣對醬爆大聲吶喊:「別鬧了,我要上不了機了!」醬爆一聽,立刻幫我處理,當時離託運行李的時間,只剩五分鐘;頓時,我突然感受到我來到了強國,也理解了之前朋友們為何說到此地不粗魯不成事。

 

加德滿都機場在三月八日那天發生了一架土耳其航空飛機故障事件,機場為了清空跑道停了四天。對,加德滿都機場只有一個跑道,朋友們都在擔心我們上不了機。

 

在我們出發的這天早上,機場恢復正常,但小小的機場有著無數的班機想要出發跟抵達,我們被困在空中一個鐘頭,足足Delay 了兩個小時。規格比沖繩那霸機場小的加德滿都,人滿為患、空氣糟糕、交通混亂。也讓我想起了峇里島的機場,但這裡的人,比起那少了點貪婪氛圍,也著實擔心這以觀光為主要經濟來源的國家,終究某天會變成某個峇里島。

 

習慣獨自旅行的我,在找不到來接我的司機,又碰上擁擠的人潮時終究擔憂了起來。錫人要我原地待著,瞬間找到了司機,頓時我覺得有個旅伴似乎不錯,出發前生怕會殺了他的念頭少了大半。

 

我沒殺了他,只是學會了大吼,在加德滿都機場,再度對滿滿的強國人大吼:「拜託讓開,我要跟我同伴走散了!」

 

擠開了人群顛簸了四十幾分鐘,看遍漫天風沙,終於到了民宿,一個坐落在深山裡,有著梯田、馬、滿天星斗的小小民宿Pauline's Guesthouse。

真沒想過尼泊爾這麼遠;飛機Delay 半小時,搭了兩小時的飛機去上海,在上海過夜,在上海機場折騰一番,又在加德滿都天上盤旋了兩個鐘頭。這尼泊爾之路,竟花了二十四小時,這時差才兩小時的地方,竟比要越過換日線的舊金山還遠。

 

但尼泊爾真是美,那種大量混雜著被遺忘的混亂、跟渾然天成美麗的地方,有著難以言喻的野性之美。那種美,至今閉上雙眼回想,即便不免想起他們遇到的天災,仍舊傻氣地認為,那是被神賜福的地方。

 

注:本段引用《紐約時報》二○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新聞。

 

 

【噪咖選選書】

說走就走!一個人旅行也能發生有趣事?貝莉:常常開心到想大喊我是來自台灣的女孩!

你敢玩嗎?問完這36個戀愛題目就會愛上對方?!

內容由 三采文化《出走:去沒有你的地方》提供